站內檢索:

天柱佛光恩遇錄
發布時間:2020年1月13日 星期一來源:天柱山網

  承蒙潛山市駐廣州流動黨支部的推薦,鄙人近日獲頒“天柱山旅游推廣大使”,感謝聶局、陳局頒獎!感謝家鄉厚愛!

  天柱山亦稱“皖山”,是安徽簡稱的來源。于我,則是名符其實的母親山--識事伊始,一出家門就可望見天柱主峰,奶奶父母鄉鄰還口口相傳了很多關于皖山的傳說。仙峰日照,傳奇流芳,天柱山哺育了我的童年!

  天柱山待我實在是特別厚愛:我的高中是在山下的野寨中學。31年前--1989年元旦放假,我們高三學生就沒回家,大家例牌的去三祖寺玩耍,臨時想起上天柱山景區一游,于是幾個人開啟了人生最難忘的一次旅游——天柱山的奇松怪石不遜黃山,而這一次我們有幸見證了天柱山的三大奇觀:初雪仙境、天宮云海和佛光!感恩!

  初雪仙境,是在東關,那是天柱山的當年入冬的第一場雪。雪薄,剛剛裹住松針,每一棵松樹均是玉指芊芊;雪輕,剛剛鋪滿黑土,與巖石交相輝映…初雪,多一分,太厚,會臃腫;少一分,太薄,會斑斕。最是這恰到好處的初雪,是一個童話般的所在!

  天宮云海,是在天池峰。那天天氣不是很好,我們攀至半山,開始起霧。同學們年輕氣盛,竟想與云霧賽跑。但不管我們如何努力,云霧一直與我們如影隨形,待到跨過渡仙橋,登至天池峰,驀然回首,驚至天國:霧早已停止移動,我們腳下已被無邊的云海包裹,頭頂碧藍的天空,腳下是云海濤濤,云層之上,除了我們幾個,也就是近在咫尺的天柱主峰,那一刻,我們終于明白了:電影“天仙配”里的天宮應該是真實的。

  佛光,天柱山的至圣仙景,也居然讓我們偶遇了!!從天池峰下來,又鉆到了云霧中間,白茫茫的,能見度非常低。但我們還是想近距離看看主峰,于是向“一線天”出發,這時有兩位同學太累了,他們就在拜岳亭休息(于是留下了終身的遺憾)。我們余下四人直奔“一線天”,由于能見度太差,連半線天都沒見著,四周都是云啊霧啊,即便距離主峰數米,也都看不清。大家一邊嘟囔著不滿,一邊往回走。行至鸚哥石前不遠,忽然,一個超級的美景吸引了我們:在主峰下的峽谷里,在白茫茫的云霧中,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七彩光盤!我們一下子震住了--人世間居然還有如此的美景?人間能看見的彩色,都聚在這光盤上了!一層一層又一層,一圈一圈又一圈……曾經我們驚嘆于彩虹的美麗,這光盤比彩虹美麗一萬倍!!“佛光”——忽然有位同學喊出來,是啊,是佛光,曾經在世間傳說的佛光(佛祖頭邊的七彩光環),真的存在……

  我們一行四人,被這巨大的驚喜擊中,興奮地蹦啊跳啊,慶祝這美好的時刻!忽然,我又發現了一個奇跡:佛光的中央有一個人頭部的影像,我震驚了——莫非真的有佛祖?難道真的是佛祖顯靈?于是我停下來,注視那個頭影,卻感覺非常熟悉——那不是我自己的頭嘛!為了應證我的猜測,于是我張開雙臂,呵呵,奇跡也出現了:“佛祖”也張開了雙臂,手臂的影像出現在佛光中。嗯,我明白了:那就是我!我開心地揮動雙臂,佛光中的手影也在晃動--數年后,我在蓮花山看到“千手觀音”時,我不禁笑了:那個第一位說出“千手觀音”的人,他一定也看到過佛光。

  幾個看到佛光的理科生,想探究一下佛光的成因,一無所獲,卻更增加了疑惑:當時是四人同時在不同的位置觀看佛光,但大家都看到自己的頭部投影在佛光的中央,有且只有自己的,看不到其他人的,真是神奇!!更是百思不得其解!三十年后的一個早晨,我忽然想明白了:大自然是要通過這樣白方式告訴我們——其實每個人都是自帶佛光的,只要您長懷善意、長做善事,您的佛光會幫助他人、照耀他人!每個人都可以是佛,人的一生不就是在修行自己照亮他人么?

  感恩!(葛如冰)

  

  

  作者簡介:

  葛如冰,教授級高工,廣州市城市規劃勘測設計研究院地探所總工程師,中規協地下管線專家委員會委員

幾位幸運兒的合影

聯系我們|關于我們|保護政策|法律聲明|投訴方式|友情鏈接|站點導航|2008版回顧|2005版回顧

手机上玩mg老虎机技巧